钟路明,《中国动漫周刊》出版人、总编辑,中国动画学会副秘书长,广东省动漫协会执行会长。当“老钟”还是“小钟”的时候,他吃得苦中苦,成为中国第一代成功的娱乐记者;在娱乐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之时,他一个转身奔向动漫的“战场”;如今他参与策划、营销的《喜羊羊》系列电影创造了中国动画电影票房史上的奇迹,之后出任广东省动漫协会会长的他立志要为中国动漫带来更大的力量……[查看全文]

分享到:

累积,让我变成“全能娱记”

    钟路明最早是以记者的身份进入到媒体这个行业的。有句老话叫做“机会永远会给有准备的人”,钟路明在成为一名专业的记者之前,一直在研究、积累。早在中学时期,他就已经具备了一名现场记者该有的素养,他的新闻稿差一点儿就登上了有“华南第一报媒”之称的《广州日报》……

    “我在中学时代就看过我们中国最优秀的两位顶级高手,杨官磷、柳大华在一个公园里的象棋比赛。因为之前已经有研究象棋,所以当天看棋赛看到凌晨,两点钟回到家就马上写了一篇带有新闻性的棋评,包括现场的描述,大师们下棋时战略战术的运用,还有水平的分析等等,然后用几分钱的邮票寄给了《广州日报》。几天后编辑就找上门来通知我说要登我这篇稿子。当时是我父亲开门的,编辑就以为我父亲才是钟路明。因为他不相信十来岁的孩子能写出如此老道的象棋报道文章。所以这个编辑就觉得有诈,文章到最后就没有登出来。N年之后我做了娱乐记者,跟《广州日报》的体育版老总坐在一起,我说谢谢你,如果你当时用了我,我可能就走上这条路,中国就少了个娱乐记者(笑)。”

    正式成为一名娱乐记者之后,钟路明开始像拥有无穷力量一样向前奔跑着:他可以连续好几天不睡觉,他可以一晚上写两三万字,他可以从校对到排版,一个人扛12份工作。当钟路明回想起那段拼搏的岁月,他说他很感谢这些经历。这些丰富多彩的经历让年轻的钟路明像海绵一样吸取着各种实践经验,也为钟路明后来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钟路明:喜羊羊如何被“捡漏”成为动漫领头羊?

    “当娱乐记者的时候是另一个世界。而且我们是中国第一代娱乐记者。之前的记者是通知他们,有任务就去采访。而‘娱乐记者’更多的是主动性的去挖新闻。我记得当时是陈百强,我和很多比我有名的文艺记者去采访他。别人问的问题都是‘你什么时候出道?出了什么歌?’问完就完了。我不是,我是做完访问之后跟陈百强说你接下来的演唱会我去跟。干什么呢?去看如何搭台、调音响、彩排等等。每一部分的负责人,音乐总监,乐队指挥,灯光总监,甚至电力总监,我都会跟他们交朋友。然后有很多演唱会幕后的新闻我都了解。原来演唱会舞台上是一个精彩的世界,舞台背后又更精彩。那么我就有了独家新闻,好多记者都写不过我了。再有,后来为什么我能去做演唱会?因为我变成了一个全能的娱乐记者。我后来做过电影的策划、编剧、监制……我啥都干,人家嫌辛苦的我都做。人家去拍东西,拿着那些器材很辛苦,我都跟着,因为我不怕辛苦。我作记者采访,看到的是采访对象,但从摄像的角度来说,他不一定关心内容,而是画面、构图、镜头的深度感、光线等等。我那时候年轻,就想像海绵一样吸收。”

    “我没有师父,全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我只能自己学习,没有什么娱乐生活,就是看书。再有就是交朋友,然后要记得吃亏是福。当记者的时候校对是我,记者是我,编辑是我,拉广告是我,市场发行是我,美术、排版又是我,清洁卫生还是我。一个人干12份工作。以前的辛苦才有今天,这是我几十年来的心得。所以今天好多人说发现每个岗位都能见到你。这样每个人都敷衍不了我,任何环节我都清楚,乐在其中,痛并快乐。回过头一看,人生就像一本书,有些人每一页的内容都是相同的。我的几千页可能都是不同的。人生就是一本书。”

转战动漫,我要迎接新的挑战

    经过多年的打拼,04年的时候钟路明已经在娱乐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耀眼成绩。他负责过谭咏麟、任贤齐的演唱会;他与高林生、那英、陈明、李海英(《弯弯的月亮》作者)、陈小奇(《涛声依旧》作者)等一众明星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可以“hold住”多个岗位的工作,有圈里人笑言感觉哪儿都能碰到钟路明。就在旁人都认为钟路明会在娱乐圈进一步拓展事业的版图时,他却出人意料的来了个大转身,开始走上做动漫的道路。

    “06年我在北京,做完了最后一个华语网络音乐的高峰论坛。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网络音乐高峰论坛,我当时把苹果音乐网的主席都请来了,在北京很盛大。之后我就转身了,跟所有的朋友讲我要转战动漫。所有的朋友都很不理解。那时候谭咏麟、黄百鸣这些好朋友都问我,什么是动漫?为什么你娱乐做的好好的突然就不做了?我说娱乐我已经差不多都做过了,没有挑战性了。但是听朋友说,中国的动漫没有前途。我想看看到底为什么没有前途。我之前做过一个报纸,叫《舞台与银幕》。虽然这是国家的报纸,但是我让这个报纸变成了最早市场化运作的报纸,我想去看看动漫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进入了动漫界。然后发现在动漫界光芒万丈的是艺术家。但是策划者,老板,管理者呢?还有人跟我说做动漫是因为有政策支持,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动漫前途在哪儿。我觉得我们应该另走一条路。”

    转战进入国漫产业,钟路明之前作娱乐记者的经历无疑成为了他的一把“利剑”。因为了解传媒,了解市场,钟路明从一开始对动漫的理念就与一般人的看法不同。在他看来,传播、市场与创作是同样重要的事情:

    “我觉得中国动漫首先要解决的是传播。创作是上游,销售是终端,而中间是一个杠铃。有了这个杠,才能把创作和销售两部分扛起来。但我们中国,重创作,大部分都在做这个。讲赚钱,艺术家们觉得太物质。销售的渠道、终端就始终没有打通。因为创作的时候不是为市场考虑的。艺术家心中的小宇宙很厉害。一个好创意,里面有我的创新和艺术性,所以这是一个好作品,就告诉老百姓你要买我的作品。”

钟路明:喜羊羊如何被“捡漏”成为动漫领头羊?

    “我当时分析研究中国动漫为什么停滞不前的时候,发现里面缺乏传媒人的声音。当时有很多的漫画杂志,但其实这不是媒体,只是一个平台。做媒体是必须要有新闻触觉的。把一些我们看似平淡的事情挖掘整理成一个大众感兴趣的新闻。漫画家是不用跑去试验场,而是在自己的大脑里有个世界。传媒记者不同,要找一些有影响的、做过成绩的人去交流,然后整理,透过媒体去传播,然后告诉大家这是什么人,他做过什么,为什么成功,他的成功给中国动漫带来了什么影响,这就是做新闻。所以后来我创办了《中国动漫周刊》。做动漫新闻要求的是复合型人才。曾经有人说我是‘中国动漫新闻之父’,是‘中国动漫新闻学的创始人’。因为我之前作了这么久的娱记,所以我知道枯燥的动漫新闻怎么做才能有吸引力。”

    “为什么说动漫新闻枯燥?就像当时我们做喜羊羊新闻,都没有人愿意登的。你比如说报道一部商业片,那这里面有没有潜规则?有没有负面新闻?有没有女一女二抢主角?有没有激情戏?这些都是卖点。娱乐版非常精彩。动漫惨了。动画意味着都是虚拟的,没有真人。不会有绯闻,潜规则,干干净净。所以以前纸媒体也好,电视媒体也好。报道动画片的新闻很难做。是我把中国动漫新闻做起来了。因为我形成了3点成一线的很稳定的状态。娱乐记者没有人比我懂动漫,动漫界没有几个像我一样懂娱乐,这两点在中国已经很稀缺,比熊猫还珍贵(笑)。第三懂娱乐、懂动漫又懂传媒的,中国还没几个。我没有一样是专的,没有一样是像刘翔一样能够跑破世界纪录的,但我可能是史冬鹏。3个史冬鹏加起来,长跑就一定比得过刘翔。”

曾经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观点

    在转战动漫之前,钟路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非美术院校专业出身,没有师父带领,没有自己的作品……所有的这些因素都让钟路明刚入行的时候走的非常艰难。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想把自己的见解说出来给大家听,可是没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其实我在06、07年的时候参加了很多的论坛,看到那些大师们在讲坛上指点江山。说中国动漫应该怎样怎样。那时候我很迷茫。我觉得你们不是已经这样搞了很多年,可是还是在原地踏步。所以我觉得中国动漫不是这样的。可是没有人听我的。因为你不是传媒,你没有说话的分量,没有背景,没有好的学历,没有好的作品,你凭什么说话。我印象最深的,是06年我参加一个当时中国动漫界最高端的动漫论坛。去北京的来回机票、酒店自费而且还要交会费。因为我啥都不懂,我就想要去认识一下动漫界的大师。当时我是坐在很后面很后面。从上午到下午云里雾里。听了半天,无非是‘动漫需要耐得住寂寞’,‘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十年前就有人这样喊,十年后还这样喊。但我没办法发我的声音。后来到了最后竟然有人请我上台。我想有机会了,可以上去发出我的声音了。结果就‘有请钟路明,有请XXX,有请XXX……’最后一共7、8个人一起上台。然后每人讲一句话。多么大的恩赐啊,可以上台了。但是只准讲一句话。我就讲今天我听了动漫界的很多‘高论’,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终于明白中国动漫问题在哪里了。结果主持人说差不多了已经。我就说我能不能说出我真实的话。我说未来的中国动漫,希望在南方。在广东。当时会场就鸦雀无声。神经病吗,来踢馆的?我说,把眼光放到南方去,中国动漫未来的生力军、栋梁肯定在广东爆发,让时间去证明吧。讲完没有人鼓掌,都觉得我神经叨叨(笑)。今天你们都看到了,我有没有讲错?”

钟路明:喜羊羊如何被“捡漏”成为动漫领头羊?

    让钟路明改变这种“想发声而不得”的状况的,是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08年,钟路明的团队与SMG联手推出《风云决》,最终票房3000多万,改写了《宝莲灯》十多年保持的2000多万票房,创下了中国动画电影里程碑式的新记录。

    “当时我接受记者的采访,讲‘《风云决》是我们一个资源的整合。是联合舰队的小试验。我们和SMG有共鸣,擦出火花,达成共识,所以我们来共同策划营销,共同推广这部作品。我们组成的是突击队,未来这只策划营销联合突击队会变成王牌军,《风云决》是我们探索的一个小试牛刀的作品,请把眼光放长远一些,未来我们会给大家更大的惊喜。’结果没有一个记者问我,钟先生你们准备怎么走?因为他们就觉得《风云决》成功是因为有任贤齐的插曲,谢霆锋和乔榛老师的配音再加上SMG财大气粗,所以才成功。这不是动漫界模式的成功。他们觉得就是瞎猫撞死耗子,运气好。所以他们都不看好我们的未来。然后另外一位专家就继续他的‘高论’,‘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为什么《风云决》能够成功,是因为做事的人能够耐得住寂寞。’我心想,我是没办法,必须找一部片来试验人家才会认可我,所以我才找了《风云决》。我再像《风云决》这样高成本,长耗时(用了几年),肯定是不行的。”

    从上面的话可以看出,即使《风云决》取得了具有破冰意义的成绩,钟路明的观念还是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所以钟路明选择了继续用事实说话,于是接下来,《喜羊羊》系列电影就成为了证明钟路明理念最强大的佐证。

《喜羊羊》的巨大化学作用

    《喜羊羊》电影是钟路明《中国动漫周刊》团队,在上海SMG支持下,与SMG团队、东方影视发行公司、博纳影业、中影南方新干线组成“联合舰队”,一起策划营销打拼出来的。从第一部9000万票房到第六部,合共创造了7.5亿票房的惊人成绩,被视为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的“喜马拉雅山”。但是,第一部《牛气冲天》一鸣惊人的背后,却有着鲜为人知的艰辛。而且,在钟路明与SMG的策划名单中,第一批、第二批都没有“喜羊羊”,它是从后补名单上最后被“捡”起来的……

    “《风云决》之后我们就开始策划了。当时我们《中国动漫周刊》的同事就把我们中国的动漫形象全部收集起来,然后综合打分排队,那时候还没有新媒体的各种指数,就是图书销售量多少,玩具销售量多少,电视收视率,媒体采访、曝光度等等,几百个形象综合打分。然后综合打分最高的是马小跳。但是版权最后给了中影集团。后来又有几个也是版权问题没达成合作。最后没时间了,就原创动力公司,喜羊羊,就在我们《中国动漫周刊》附近几百米的地方办公。然后就拍板了。因为当时他们的处境其实比较危险了,《喜羊羊》04-08年在电视上收视率这么高,但是资金问题一直没解决,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所以没有人相信喜羊羊能成功。我们去找电影院发行公司,都问这是什么东西?然后再一说国产动画。那些人就直接说哦那就根本不用讨论了,直接留到六一发就行了。因为中国的孩子以前只在六一节的时候才看动画电影。可是我们等不了那么久。然后发行方就问我们想什么时候上?我们就说想春节。然后那边直接就说我们是“傻瓜”(笑)。春节是什么档期?都是大片。各种明星。你上去肯定会淹死。最后那边劝我们说,讲实话,放到哪个档期其实都是死的。所以最后跟我们说等我们这边有空挡就把你们的片子挤上去好了。所以我们后来就没有跟中国最大的电影发行公司合作。最后是跟东方影视发行公司还有博纳影业合作,发了《喜羊羊》第一部。当时的指标是几百万就OK。结果最后《喜羊羊》票房将近一个亿。从此就排山倒海了,一部接着一部出。现在马上要出《羊7》。”

    《喜羊羊》创造的票房奇迹无疑让这部系列动画电影足够有分量在中国动画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痕迹,但随着作品的“大火”,更多质疑的声音也开始逐渐响了起来。有人认为《喜羊羊》的成功是好事,让中国动漫得到了更多不了解动漫的人的注意;也有人认为《喜羊羊》更适合给小朋友看,所以似乎有造成中国动漫“低龄化”状况的嫌疑。对于这些争议,钟路明也表述了自己的观点——

    “中国有5个卡通卫视少儿频道。我们有叫青年动画频道吗?没有。所以你自然渠道终端播出就只有这几个出口,那么生产商是不是就应该按照这几个出口来生产作品?我生产了大量的青年作品,可是没有出口,那么我做来干吗呢?第二,青少年这个群体消费、审美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习惯。美漫、日漫太强大了,他们是看着这个长大的。在青少年里一讲中国动漫,“脑残”。所以这时候我们要换一个方法,如何把国产动漫改变。想让这种低迷的、大家都觉得没有前途的状况扭转,需要找一个力来爆破,让大家看到希望。所以我们就共同策划了《喜羊羊》这部电影。事实证明是对的。由于《喜羊羊》的成功,引起了中国动漫的森林大火。也引起了很多企业、动漫机构、动漫人或者非动漫人转到这个业界来。以前中国动漫是一个荒芜的、没生意可做的,看都没有人看的街,《喜羊羊》把这条街变成了商业街。后来,很多人看到有生意做了,都涌来了,你看现在动漫商业街中国是不是很繁荣。所以是先有了商业街,有了一桶金,有了企业资金可以良性发展之后更多的人才进来了,更多的产品可以通过传播销售买卖然后产生更广的传播和影响力,之后我们才能去讲什么叫动漫产业。另外《喜羊羊》成功的地方是什么,以前跟很多官员谈动漫,他们莫名其妙不明白。你现在跟他讲,很多的年轻官员就说我懂,就是《喜羊羊》,《熊出没》。你想在我的城市里面做动漫,没问题,你帮我弄出一个喜羊羊。沟通成本减少了。所以《喜羊羊》是给整个的中国动漫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化学作用。”

作为广东省动漫协会的会长

    11月28日,广东省动漫协会在广州市举办成立大会。任执行会长的钟路明需要确定会议的所有细节,4天的时间里只睡了3个小时。广东省动漫协会目前共有会员79家,已涵盖了当今中国动漫产业链上极具代表性、在各个领域均有建树的翘楚性企业。关于协会今后的规划和方向目标,钟路明也谈了他的想法——

    “动漫假如是一棵树,树上结了很多的果。全中国动漫这棵树结果最多,产业链最完整肯定是在广东。广东作为全中国最重要的动漫大省,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个省级的动漫协会。所以我就给动漫大企业的负责人们发信息,大概发了能有50条。我说你们认为广东需要搞一个动漫协会吗?都说必须的,没有一个人反对。然后再问,什么时候搞?——越快越好。第三句,你们认为哪一位适合当会长?都说钟路明。可以看出首先广东的动漫发展走到了一个阶段,需要提升。这个提升除了需要创新,还要抱团、整合。企业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信息调查反馈如此快,意见如此统一。所以我就去做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搞成,结果我一下子就建立了。很多人就说我有号召力。但其实我觉得这都是表面的,换另外的人,假如处于我的角色,一样可以办到。我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找到了合适的伙伴,然后把我合适的idea说出来,大家觉得是时候了所以水到渠成。中国动漫一个地方最大的行业协会就这样诞生了。”

    “广州省动漫协会成立,这么多的会员单位凝聚在一起,未来在中国动漫产生的影响是可以估计到的。就像有嘉宾所说‘现在广东已经无可争辩的成为全中国最大的动漫IP生产基地,广东动漫协会的成立意味着广东乃至全国的动漫行业进入了新一轮的爆发期。’我们广东动漫协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产业链这么完整,资金充足,市场又够。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把中国的动漫做的更大、更强。广东动漫就像《倚天屠龙记》一样,“倚天一出,谁与争锋”。但是我作为广东省动漫协会的会长,我的态度是我们跟全国所有的动漫企业、兄弟单位都不是竞争对手,而是合作伙伴;第二中国动漫进入了后喜羊羊时代。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创作者、制作者、管理者都应该有新的要求。应该推出新的、质量更高的项目,更加针对消费者、市场的优秀作品,而不是仅仅让人家说我们局限于低幼。所以2014-2016是我们中国动漫的又一个分水岭,是狂飙突进的3年。”

钟路明:喜羊羊如何被“捡漏”成为动漫领头羊?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 @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橙子当当设计涛涛制作toby监制李筱婷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