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作为女性漫画家,无言带来的感觉如同浩瀚沙漠,纯粹而多变。很少有人会把“无欲则刚”这个成语和一位女性结合起来,不过很多的业界作者却都认为无言配得上这个字面上就显得那么阳刚的词汇。而无言自己却深刻明白,但凡创作,势必会有欲望随之而来,或是表达,或是宣泄,亦或是争名逐利。跳脱不开,自需坦然相待,于是创作对于无言来说,都可以归结为让自己快乐。[查看全文]

分享到:

最美的时光,最美的微光

    常常被人问起,画漫画多久了。时间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虽然可以用分秒去度量,但是却需要每个人用身心去度过。“记忆中能想起来的最早画的原创漫画,约摸是小学临末还是初中伊始,一个有关时装的少女漫。已经完全不记得情节,只是小女孩憧憬中的红男绿女的花花世界吧。”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想起温岚的那首《傻瓜》,虽然是描绘的男女之情,但其中的“傻瓜也许单纯得多”,或许很适合送所有依旧为了漫画而努力的每个人。而这份单纯的执着与热爱,伴随着无言走过了她的学生生涯。“我不算是乖乖女,但出格和叛逆的事情也只是在脑海中扑腾几下。尤其初中所在的是极为严格竞争压力巨大的所谓重点班,把那最美好的花一样的年华浪费在现在看来毫无用处的数理化上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在那样的时候,偷偷在课本底下翻看漫画,在书页角上涂涂画画,就是在漆黑的井底朝上仰望时唯一的一线光亮”。

非典型异类症候群

    在国内动漫这个小众的圈子里,无言更是这些异类中的另类。她不会呼号动漫既生命的崇高理想,但是却让广大编辑愿意以生命答谢她从不拖稿;自称为“每天睡不够8小时会死星人”,依旧还能在理论上工作8小时之外进行自己的创作;对于合作的严谨不亚于锱铢必较的奸商,可是对于合作伙伴的理解又近乎令人发指。想起某品牌广告语中彰显的须眉男儿应面面俱到,再看这位如云无常,如风无形一般的巾帼,只能虚心奉上一个有些俗有些老的词——霸气外露!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而她这种性格的形成,最早确实源自于初中时期的“交笔友”。“通过形形色色的朋友,互相交换对人生的观点,虽然现在看来当时假装出来的成熟多少有一些可笑,但却是我性格和世界观成型的一个重要过程。那个时候,即使没有时间画,我也会渐渐开始在脑中思考一些故事。现在想起来,当时似乎就很热衷于构建不同的世界观,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对于周围世界乏味程度的反抗”。无言想要反抗的,逃不开青春期迷茫而无助的叛逆,但也有着一份青出于蓝的坚韧。升入艺术类高中,从地狱到了天堂,可是出身于国画世家的无言,面对着身为国画家父亲和祖父,整天画这种会“画坏手”的不入流之物,“我依然只能偷偷地躲在课本下面画漫画,或者是晚上爬起来用手电在被窝里画”。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柳暗花明的擦肩而过

    “突然有一天,我父母在家接到一个北京打来的电话,是《北京卡通》的编辑打来通知我,我偷偷投稿的作品在他们的一个比赛中获得了二等奖,并邀请我去北京领奖的”。

    有些似曾相识的经历,有多少人会苦笑一声,又有多少人会因为没有“偷偷”而和自己的梦想与爱最终形同陌路。虽然无言因为考试临近考学并没有能去领奖,但是从此之后家人的态度开始慢慢发生了转变。

    “在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他们放弃了原本他们最看好的中国美术学院,支持我填写北京广播学院的动画艺术系,原因是当时中国美术学院还并未开始动漫类的专业。而我当时非常想在和漫画有关的学科学习,而那时全国都未有漫画专业,动画专业算是最为接近的了。虽然后来我并不觉得学校教会了我们多少东西,但是我依然感谢他们当初的决定。我想这是他们爱我,并且支持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开始”。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上了大学,无言成了被放飞的白鸽,可是依旧摆脱不了异类的身份,有些委屈、有些孤独地继续着心里的小小梦想。“每天贪婪地用一切时间可能的来画画。当宿舍里其他人都在看《流星花园》,或者是去西单王府井逛街购物的时候,我一个人缩在寝室小小的上铺,蹲坐在小桌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是我最纯粹的一段创作的时间”。

    在纯粹创作中,无言见诸于杂志和报刊的作品慢慢多了起来。畅想着能成为职业漫画家,出自己的单行本,坐在台上给读者们签名的美好却在现实面前幻灭了。

    在那段时间,国内原创漫画的杂志陆续倒闭,作者们被拖欠甚至被吞稿费的情况时有发生,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没有了杂志,就没有了发表漫画和被读者们看到的平台,也让无言心灰意冷。只有把自己未尽的想法束之高阁,转向应用更为广泛,当时也刚刚兴起的插画。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那些年并未走远

    曾经花费七个月的时间,让网民爱上了原创动画《功夫料理娘》,同时也把国产动画的“希望”二字赠送给了06年成立的狼烟动画工作室。而作为狼烟动画的一姐,无言似乎有些过于低调。不显山露水的她深刻明白精品作品的打造,离不开的,无非热爱与坚持。昙花一现的作品,必定各有无奈与不甘,但是如果因为作者自身敷衍与懒惰,就是对读者的调戏,对创作的亵渎了。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在众多动画电影百家争鸣的今天,大家都在期盼的狼烟动画却迟迟没有动作,问及无言其中的原因,得到的回答只是简单的一句“质量最重要,先做品牌”的回答。当动漫圈的浮躁已经成为通俗到不能再俗的《爱情公寓》里的笑点,这份从容和沉稳是否能够赢得此处的掌声呢?

    除了动画之外,无言一直都没有再碰过漫画,而是把她的想法尽量融合到插画中去。“但是插画是非常有限的,无法把一个连续的故事展现给读者,所以我经常会有一种无力感”。就像初恋,不一定是完美的结局,却回味悠远,会铭记,不忍碰触……

人生若只如初见

    “直到七年后,我注意到网络漫画平台正在慢慢兴起,并且比原始的纸媒更加直接,受众更为广泛。于是我重拾画笔,开始画起《山海师》”。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七年,是一个敏感的时间段。这段时间,会让一个人身体内的所有细胞全部新陈代谢一次,所以,你已不再是你,自然躲不过物是人非,逃不开七年之痒。在无言曾经远离漫画的七年之后,或是轮回,或是宿命,当她蜕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时,却能够幸福地找回曾经的美好。但并不是一尘不变,当初没有有选择职业漫画家的道路,正是因为“希望不要把自己的爱好当成工作来做”,在经历了游戏、动画、插画的磨砺之后,那一份漫画创作的心情,变得更加亲切。

    重拾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算是回归了无言自我表达的愿望。顺利的时候,她也会“变成台下的观众,看着剧中的角色演绎着一幕幕悲喜,镜头会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翻滚”。而一旦有所卡壳,身为观众的她,也会很火爆地对着台上的角色大喊:“能不能换个方式演啊?”

    “漫画是一个极其需要“耐性”和“坚持”的事业。要耐得住寂寞,并且能够持之以恒。我看到过太多有潜力的作品,因为作者本身没有长性或者是迫于生计压力而夭折,仅仅只是昙花一现”。

    善始着实凡,克终者盖寡。并不是说不明白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道理,而是理论与实践往往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于是躲在实践背后很远处的真知会选择黯然神伤还是笑而不语必然就不得而知了。

    “最初的时候真的是随性所为,毕竟那个漫画家的梦已经久远得有些依稀,但没想到是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也许在现在充斥着各种卖下限以搏眼球的作品中,《山海师》慢吞吞讲故事的风格还算是比较稀少吧,因此获得了一些读者长久以来的支持,在此谢过各位”。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故事继续蔓延于心

    “杂志连载、单行本、签名活动……当一切曾经遥远的梦想都实现之时,也许并没有当初设想的那种狂喜,但是一路走来,最让我不能割舍的是每每看到有人看我的漫画时候有所感触,感动,感慨时的那种欣喜。就如我一直所说,那是我想要展示给别人看的,我脑中的风景”。

    当《山海师》活跃在各个动漫平台的时候,给粉丝带来的,是一种眼前一亮的惊艳。看着其中催人泪下的片段,终于可以释然,原来网络漫画确实有优秀作品。而由于无言在同时动画、游戏、插画和漫画领域齐头并进,分身乏术的她无可避免《山海师》未能锦上添花。曾担忧无法正式出版的《山海师》最终迎来柳暗花明的原因同样也是极简单的“故事很棒”。没有理所当然的心安理得,无言凭借着“质量至上”的原则,竟能将所有不尽如人意的原稿全部重绘。于是有了一次“拍案而起”的爽快合作,也成就了她成为编辑最爱作者No.1。

为了自私的快乐而创作

    除了《山海师》,前几个月无言刚结束了推理漫画《血手弗兰克》在《推理世界》杂志上面的连载,虽然只是整个故事的序章,但是至少也是一次完整的尝试。了解无言的人都知道,美剧和科幻几乎占据了她为数不多的娱乐时间,而对于故事逻辑的纠结也近乎到了令人发指的严谨地步。当无言心中那个以美式流行文化为核心的小人儿,遇到了她擅长的日式漫画表现的小人儿,不知道由此诞生的作品,会不会让人拍案叫绝呢?

    再看动画,《上海蝙蝠侠》的诞生,似乎暗示了无言和团队接下来发展的重点方向。海外市场的模式,对于质量至上的狼烟动画绝对是一方乐土。成功与DC、时代华纳这样的巨头合作,转而影响国内市场,诸多的成功经验都彰显出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图/文顾博设计小涛子制作toby监制李筱婷出品人邹正宇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