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宋洋,被媒体誉为“难以定义的艺术家”。其作品跨越油画、漫画、设计、写作、影像、音乐、展览等多个领域。在与宋洋的谈话过程中,“好玩儿”成为了一个高频出现的词,好像资料上那么长的记录都是那么顺其自然的就创造出来了。可是整个采访完成后,采访稿字里行间都显示着这位艺术家始终如一的努力、责任感与正能量,我想这才是宋洋能够成功的最大原因吧。[查看全文]

分享到:

画画的日子,简单的快乐

    “我从特别小,记事儿的时候就开始画画了。也就两三岁、三四岁的时候看着电视上播的动画片,就会拿笔照着画。一集演完之后就画个人物的头,再一集结束就画个身子。我以前画的那些都一直留着,新疆的家里有好几个麻袋呢。从小就喜欢画画,也没有人帮我启蒙,所以算是天生的吧。”

    天生对美术有兴趣的宋洋就是这样开始了他的艺术人生。宋洋的父母也是文艺爱好者,早些年上山下乡的时候,父母都是队里唱歌跳舞的文艺好手。但是在那个漫画还不能算是个正式行业的年代,父母虽然很支持自己的孩子画画,但却仍希望宋洋能成为一名传统的油画家。所以在父母的安排下,宋洋最早接触的还是油画。可是没过多久,宋洋就发现这种艺术形式似乎并不是很适合还很年轻的自己——

    “高中在新疆画院跟几个老爷爷画油画,跟着出去了几次我就奔溃了……那会儿一起出去写生、拍照,就是那种高山流水,特别大的老房子,老爷爷们就旁边放杯茶水然后画油画。我当时就觉得我好像不适合这种创作形式。我觉得没有挑战。对我来说艺术应该是让我很有激情的。要不就是自己会觉得我搞不定这件事,或者我觉得除了我别人都搞不定这件事,这样我就会觉得很刺激。因为动漫会有很多的元素,从编剧、造型、设计到各方面,所以后来就做动漫了。”

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1996年还在上高中的宋洋在乌鲁木齐市成立漫画同仁组织“星光漫画社”。几个月后,“星光社”加盟“喵呜画社”并进行了整改,宋洋出任了社长的职务。漫画社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很快发展了会员300人之多,达到了西部漫画势力的鼎盛规模:

    “当时大家都会去报刊亭买漫画,因为老买就跟报刊亭的大姐熟悉起来了,有一天她就扔给我们一个小报,上面有召集画家的消息。我们一看觉得很酷,自己也能做同仁志啊。那个年代交流都还靠邮政通信。那通信都是要贴邮票嘛,那会儿的邮票可能也就几分钱,但是我们最高的时候有300名付费的会员,就是每个月要给他们发复印的同仁志报纸。数量还是不小的,所以对我们来说成本还是比较高。后来就发现有个当时当兵的哥们,他是专门管发信的,所以他有一个免费的邮戳(笑),一戳就能给戳个好几百份儿。我们一算这一期成本能省好几十块钱。而且他还能免费印报纸。(笑)

    “‘喵呜漫画社’其实我进去的比较晚了,但是可能相对我画的比较好,所以就让我当社长。然后我特别喜欢玩儿,就带着大家到处做活动。正好有几个同学家里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土豪’,家里有一条街的地,可以让我们免费用。我们就搞各种同仁志、活动、漫画的见面会。因为老搞活动,当地电台在五四、六一的时候就会请我们过去做节目,慢慢电视台也会请我们去做节目。所以就是因为动漫,我认识了很多人。”

    这段经历让宋洋这个名字开始逐渐出现在大家眼前。但此时的宋洋还是一名高中生,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漫画社”就是几个朋友因为很有意思所以做下去的,并不能算是宋洋开始漫画道路的起点。真正让宋洋决定要开始好好创作漫画,是他在大学时发生的一件事情——

    “大一也就是01年的时候,我的工作室成立了。在中国还没有游戏设定这个概念的时候我们工作室就开始给韩国、美国的游戏公司做游戏设定。确实很挣钱。一张A4纸的草稿就最少500块。但是他们的公司是很严格的,完全不让署名。有一天我就在学校的地摊上发现了我们做的游戏海报还有盗版光盘。上面全是韩语,没有中国字和我们的名字,然后我就觉得这事儿可能不是我们最想干的事儿。后来这种单就不接了,就开始做原创动漫了。我画漫画总得给我署名吧。这中间我也一直在中国连环画社开专栏。所以我画漫画的时候算很早了,你现在能数出来的可能比我大10岁的画家那会儿都还没开始出漫画书呢。那个时候就是单纯的画画,所以虽然收入很少,但是获得的快乐特别多。”

跨界人生,构造艺术王国

    时至今日,宋洋早已不仅仅是“画家”宋洋,“艺术家”宋洋这个定位似乎更加精准。人们会发现,宋洋这个名字在越来越多的领域里出现。前面已经提到,宋洋的作品跨越了油画、漫画、设计、写作、影响、音乐、展览……这位喜欢思考的艺术家始终没有停下他的脚步,正在扩建着一个属于自己的、越来越大的艺术王国。

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我觉得跨界这件事,首先就是好玩儿。就是我很有兴趣。还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认为在我年轻的时候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举个例子我自己出过两张唱片——《海洋之巅》还有一张EP。当时在录音棚录高音老唱不好,所以我就专门跑到天津音乐学院学了几个月的美声。专辑都是我自己作词作曲,到后期的缩混之前的所有工作我都可以自己完成。但是我没有学过正统的编曲。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就会慢慢摸索。LOGIC、PRO TOOLS都是全英文的,我当时就是一个一个功能试。就是喜欢,所以没办法。我觉得就跟画画一样,到今天我们基本已经算在798做的非常好了,我们已经有4家空间了。但是我还是可以告诉大家我没有经过专业的油画训练,可是我们的作品照样还是有非常多的爱好者来收藏。因为特别喜欢所以会有这个根源,你有了兴趣就会特别玩命的去学习和钻研。这个跟工作和赚钱无关。包括我当时做音乐的时候是跟摩登天空、环球唱片、张亚东等等很多顶级的唱片公司和团队合作的。在音乐圈我第二张唱片卖脱销了。在所谓偏独立流行这方面,我们当时还拿过音乐风云榜的奖(笑)。所以很好玩儿的,就是在每个领域至少我们能保证一个相对的品质,对这个东西就是喜欢,所以就没有在中间掺杂太多商业化的东西。”

    “有时候这种喜欢也还真就是天生的。因为我从挺小的时候就自己去偷偷买那些打口磁带,打口碟,当时听得Bob Dylan,Madonna,觉得特别酷。那时候是小学,听这种英文、摇滚乐肯定是听不懂,而且这些在新疆当时基本接触不到的。我小时候很喜欢听那种放英文歌、爵士乐的电台,就觉得特别好。我前两天把小时候买的现在还在的那些碟翻出来看。发现都是U2,Bob Dylan这样的碟,我估计当时也不知道都是谁,就看封面哪个好看就买了,结果现在一看好多都是特别大腕儿的音乐人。所以我觉得还是会有共鸣。包括我上高中的时候开始听的摩登天空,我现在跟摩登的老沈(沈黎晖)还有乐队什么的都成为好朋友,我觉得也是因为大家的气质上是有共鸣的。所以我后来总结就是艺术带给你的快感,不管是音乐还是动漫、图书……这都算是不同的方向,但是会有共同的特别迷人的点在里面。这个点就让你愿意去全身心的投入。”

曾经觉得欧洲一切都是好的

    早年成名让还是个学生的宋洋接触到了色彩斑斓的现实社会,同时也让年轻时候的宋洋养成了易冲动的性格。大学时期的宋洋留着红色的头发,穿着红皮衣红皮裤飞到各地去参展。世界大学生艺术节,中国的评委请的都是八大美院的院长,唯一只有宋洋是很年轻的新兴画家。宋洋自己也说那个时候的自己“很嚣张。跟老画家意见不合都有可能会拍桌子的。但那时候确实也很年轻,刚20多岁。”

    2005年,宋洋大四。就是在这一年,他去了欧洲开始了在欧洲的职业生涯。还很年轻的宋洋完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说,在他刚过去的时候,觉得那边一切都是好的——

    “我们05年左右去了欧洲,那会儿我刚开始接触当代艺术。我记得当时见了一个画家叫利希滕斯坦,是美国的一位当代艺术家。他把那个波普的狗就是很简单的一点然后出一个对话框的图画了个8米的。我当时觉得很震惊,那种视觉的张力远远超过了漫画带给我们的快感。我觉得这就是艺术。当我在西方的美术馆、博物馆,卢浮宫之类的,你看人们看那些画的状态和仰视的程度,甚至有人一边看一遍哭,你会觉得如果一辈子能创作出这种东西就值了,这个认同感就完全不一样了。”

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欧洲跟我们最大的不同,那边会把动漫当做艺术。有很多漫画书会让油画家去绘画,漫画家在那边被称为艺术家。而且那边对于漫画家的尊重程度也会更高一些。还是文化的祭奠。我们在这个领域还是发展的太晚,对艺术的素养相对还是比较低。人对于艺术的憧憬、尊重程度是不一样的。我记得那时候欧洲的艺术家会很高兴的告诉你“你看,我有艺术家证”,就是很自豪。当时我在法国待了很长时间,人称“小巴黎”。就没有我不认识的美术馆,卢浮宫我可能去了不下20多次……”

    我问宋洋,现在还觉得欧洲一切都好吗,他笑着摆摆手说早就不了“在一个地方时间越长,认识的人越多,你就越会发现其实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法国也有大街上偷东西抢钱的人,半夜地铁随地小便、裸奔的人也少不了。你对一个地方的认知就和谈恋爱是一样的,刚认识的时候觉得哎呀太漂亮了,后来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哦原来她也上厕所(笑)。但这就是更深层的认识这个世界的过程。我觉得人为什么会越来越平和,那种年轻时候的冲动会越来越少,因为你对这个世界越来越了解了。”看着眼前用平和的语气讲述着自己故事的宋洋,我觉得好像看到了当初那个红发少年沉稳、深刻的另一面。也许这种沉稳是岁月逐渐打磨出来的特质,也或许早在少年时期的宋洋身上就已经存在,只是当时被他的锋芒毕露掩盖了起来。

那些耀眼光芒背后的暗影

    回顾宋洋一路走来的艺术道路,似乎一直顺风顺水,从开始的漫画到后来的现代艺术,从单纯的画家到成为一名跨越多个领域的艺术家,宋洋慢慢走着每一步,就这么走出了属于他的艺术版图。但是正如同阳光下总会有暗影一样,在圈内已经算是非常顺利的宋洋也经历过很多的问题和挫折。但其中最打击宋洋的,还是情感上的背叛——

    “我们原来在漫画圈签过很多人,帮这些签约作者把作品输送到欧洲,然后做很多的事儿。当时郑钧找我合作一个作品,我就觉得之前做过这种其他艺术形式改编成漫画的东西了,不太想接了。结果我们公司的一个员工,年纪比我还大,就把郑钧的联系方式啊公司所有的资料都偷偷拿走之后消失了。两年之后那个书出来了,然后封面就是那个员工。这种我比较 受不了。这件事情当时给我的打击还是很大,因为我很用心培养的人竟然以这种方式离开。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时候都相处的特别好。但是……”

    现在的宋洋已经没有再签约新兴的漫画家了,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他的当代艺术事业上。赚到的钱越来越多,但是得到的快乐却越来越少。对于这一点,宋洋却认为是个很公平的事儿——

    “我一直认为你的人生是平等的。我大学的时候就是单纯画画,获得的快乐特别多,但是得到的收入很少,再加上跟工作室十几个员工一分,收入跟现在比就是杯水车薪。现在可能我一幅画都能买到当初很多倍的价钱,但是藏家、拍卖的产业需要的东西我都了解,所以我画画的时候就不能单参照我自己的兴趣,不能我喜欢什么就画什么了,而是需要综合很多,例如时代的因素、社会问题等等。我需要根据这些去调控。因为要去思考,就变成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可是我获得了更多的财务自由。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是单纯的画画基本上已经不可能实现。所以人生都是平等的。”

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宿命论者,但我还是最努力的一个

    我问宋洋,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么多的画家当中,为什么你走的算是比较顺利?他开了个小玩笑说靠的是他的聪明才智(笑)。不过听完他认真回答的答案,你可能就会明白,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无根据的。宋洋的坚持和努力让他踏踏实实的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但是除了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我还从宋洋的答案里找到了很多难得的东西,比如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刚开始这点让我有些小意外,但后来一想,如果没有如此端正的“三观”,宋洋又怎会收获那么多几十年如一日支持他的朋友们呢……

    “我个人喜欢的东西我就会去钻研,可是有很多艺术家在理论上是很薄弱的。我很喜欢看世界美术史,而且我们现在每年有40多个展览,每个展我都是要帮人家写策展理论的。我们需要做大量的文字积累。我觉得一个行业真想做深是需要理论基础的支撑的,绘画是特别基础的东西。这个就是你看很多人画东西,能走多远,一个是你的视野,再有一个就是你的文化精神。可是现在很多漫画家就是,我画画你给我稿费能生活就可以了,这决定了他们不会有很成功的结果。”

    “很多人说宋洋你在这行走得这么顺,有什么经验可以让我们学习吗?我对青年漫画家的建议就两点,一个是坚持,一个是你的脉络要正。人要有正能量。比如说我的合伙人或者藏家,基本上都是跟我认识8年、10年以上的。所以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有很多人愿意伸手帮我。他们认可我的人。对于你画什么其实都已经无所谓了。每个圈子都很小的。我现在教育我们的艺术家们都说,一定不要太聪明。你认为你很聪明,你今天骗过了编辑,画的简单了一些省了力,但是你的口碑就逐渐没有了。你可以玩,但是要有正向的内心和观念。人和人都是将心比心的嘛。有这两点我觉得某一天会获得所谓的成功的。”

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现在在我们艺术圈,我们还是最努力的,彻夜在创作、画画、写方案、做东西……所以说我们的精神还是在的。我是个宿命论者。我什么都可以做,每一块儿也都能做的挺好,但是你后来会发现,小成靠努力,但是大成是要看命运,我们只要努力就好了。还有一点是要关注自己身边的人。我们现在每年都会做慈善,助学,帮助好几十个艺术家做展,让他们能够生存。可能他们原来白天要去打工,晚上回去才能创作,现在至少能全职画画了。我觉得艺术可能改变不了什么。但是我希望我们公司可以改变一些周围的环境和社会。我觉得我现在已经成为了我曾经觉得很奇怪或者不想成为的人。有社会责任,有对父母长辈这种家庭的责任。你会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小时候觉得特别无聊的那种人。但是你到了这个年纪,就自然会变成这样。也应该变成有责任感的人。”

结束语

    ——艺术对你来说是什么?

    ——艺术就是好玩儿。首先要开心,再说其他的。人最终还是要实现自身价值,还没实现的时候尽最大的努力把自己的事儿做好就可以了。

宋洋:玩转艺术,是我表达时代的方式

  ■ 宋洋简历

    宋洋,当代最具影响力的明星艺术家。被美国“SURFACE”媒体誉为“难以定义的艺术家”,包揽油画创作、策展、动漫、音乐、设计、写作、影像、雕塑等于一身的传奇青年艺术家。

    幼年即显露绘画方面的才能,中国第一代动漫领军人物,大学时期出版多部风靡一时的动漫作品,并陆续被译成英、法、意等七国文字超过十四个国家出版发行。代表作品:《bad girl》系列,《坐在对岸的企鹅》,《玉观音》,《看上去很美》等。

    他的油画,动漫作品还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在许多重要的动漫绘画展览上获得众多奖项,被当时的媒体称为“风头最劲的艺术家”,“最具明星气质的漫画家”。

    宋洋还曾灌录自己创作编曲并演唱的唱片,出席一些非商业的演唱活动,举办个人音乐演唱会。代表专辑《海洋之巅》。

    宋洋在《Time Out Beijing》长期(10年)开设美术专栏,采访并创作了北京各个阶层人物的生活侧影,作品《songyang's people》曾被国内外众多媒体转载。

    他还应邀参与奔驰、Swarovski、NIKE、HUGO BOSS、Tiger Beer、羽西等多个国际品牌的创作和设计活动。

    宋洋在798艺术区还开创两家自己名字命名的画廊,推动中国青年艺术并签约近20位当代艺术家,风格独树一帜。

    其代表组在国际拍卖中更是拍出125万的成绩,在尤伦斯美术馆的讲座中被誉为青年意见领袖。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 @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橙子宋洋美术设计涛涛制作toby监制李筱婷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