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卢:我是精神上的富二代

卢恒宇,84年生人,动画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创始人,动画代表作《十万个冷笑话》、《尸兄》。2003年凭着一腔热血进入动画圈,从2012年的《十万个冷笑话》开始真正走红,他在中国尝试推进日本动漫模式,并且初获成功。他的目标是奥斯卡。

分享到:

《快乐驿站》:偏离的梦想道路

    对于老卢来说,他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起伏点发生在闪客年代。那时的老卢还是个刚刚考上大学的学生,他从闪吧和闪客帝国的论坛里找到所谓能挣到钱的“活儿”,随便一条横幅广告就能挣到500块钱。老卢第一次觉得可以靠做动画维持生计了。正是因为这段经历,让老卢遇到了《快乐驿站》。这个被全北京接近一半的动画公司依靠、让老卢不再愁生计甚至差点帮老卢建立了一个公司的项目,事后回想起来,却被认为是一段险些让老卢在梦想的道路上走偏了方向的生活。

老卢:我是精神上的富二代

    “那个时候浑浑噩噩。有一年圣诞节,北京电影学院的学院奖,我朋友请我去,去了之后看了《边七》,就是那个bmt,我发现他们做flash的时间和我做的时间一样。大家都是从那个平台起来的,但是我不停在做的事是有点技术去挣钱,而他们在一直钻研自己的动画。他们做的《大海》,之前在网上已经看过了早版的,后来去电影学院,看《大海》在那个大屏幕上面放出来;我记得我小时候我爸是放电影的,我每天同一部电影会看上两遍,包括连字幕都记得死死地,一部电影放一周,小县城上的影院。我似乎忘了小时候在电影院看字幕时候的那种憧憬,直到那个bmt的作品在那个大屏幕上放出来之后,我说我干嘛呢?”

    “在回来的路上,那天下雪,我看雪挺漂亮的,白色的,我是南方人,北方人可能觉得雪很正常,而南方人看到下雪就会有莫名的激动。当我回家的时候,那些扫路工人已经开始扫雪,我看到雪变成很脏的泥水,我觉得bmt就是白色的雪,我就是那泥水。我当时就是那种感觉。回来就根据这种感觉开始写剧本。把公司那件事就撤了不弄了。”

    有时候人们弄清楚自己心里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可能就是因为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一部同行做出来的作品成为了老卢觉醒的契机。他好像突然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开始寻找他心目中“岛屿”的征程。

《云端的日子》:拧巴却有收获

    被《大海》“打醒”的老卢将做公司的事情交给了朋友,自己全身而退,只为能够全身心的创作自己动画作品。然而当他真正开始做原创剧本的时候,老卢突然发现以他当时的水平,他无法通过双手把自己想要的东西表达出来。于是老卢干脆回到成都,准备随便逛逛休息一段时间。谁曾想在成都逛着逛着,老卢就“逛”进了当时国内很不错的动画公司中华轩。于是老卢从打杂开始,在中华轩一步一步积累经验,直到在那里完成了他的第一步导演作品——《云端的日子》。说起职业生涯的第一部作品,老卢说这部作品让他很纠结,但同时也带给他最初的导演经验。然而老卢的收获不仅仅是在职业上,同时这段经历还让老卢遇到了和自己世界相通的另一半,李姝洁。

    “那个时候让我做导演有点受宠若惊,当时我在北京拼了命做导演结果没有人认同你,我到这家公司踏踏实实做了两个月之后,人家自己找你谈。后来知道是因为他们本身人事变动,但这个片子算是我又一次做导演,那个片子做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摩擦,也学习累计一些经验,好歹是两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认识李姝洁的嘛。”

    对于当时的老卢来说,《云端的日子》是他离自己的理想最近的一次。然而理想实现起来总是会遇到现实的阻碍,老卢终于“开始正正经经做一个导演的工作”,却因为无法认同作品的定位却坚持尊重编剧而陷入一种拧巴的状态。

老卢:我是精神上的富二代

    “如果说是青春,我不喜欢成天就是‘我们去咖啡厅吧’。我不喜欢看《流星花园》那样的,我喜欢的一定要搞笑,就像日本的《蜂蜜与四叶草》。清淡但并不是在装文艺,展现出大学生那种纠结,和生活上的困难。但是当时那个《云》的编剧让我感觉就是,一群大学生没事就去丽江玩,玩回来后开钢琴演奏会,就这种东西不适合中国。像日本那个,他骑着自行车出去,然后到半程说没钱了,去打苦工。剧本里不会出现像这种生活的另一面的。它只有阳光面,没有阴暗面。我觉得这样没对比,一直高调优雅,整个片子就浮起来了,我需要实实在在生活的东西。”

    于是,在完成了这篇老卢自己评价说“不伦不类”的作品之后,他还是回到了北京,回到了开始寻梦的地方。

《冷笑话》:理想与愿望的实现

    《冷笑话》是老卢在有妖气上发漫画的时候遇到的契机。老卢说第一次看到《冷笑话》的时候感觉“很惊艳”。2011年有妖气选择了《冷笑话》这个题材,找到老卢希望可以拍成动画,但后来没有了消息。在老卢以为这件事已经不了了之的时候,阳炎找到了他,老卢在高兴的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两点要求:

    “既然价格不高我要提要求,一个要求是尊重原著,第二个要求是你给我推声优和原作者。中国动画那么多年了,能不能拿一点点日本动画人的心态去做事情,别浮躁。他们的漫画在网站上有那么多人看,虽然只是小范围,但是从那一群人就说明了经过网友市场的检验的,动画人如果你改编够好,你是押井守你是宫崎骏,你能做到你去做,我不觉得我是那样的天才,我没有那样原作粉碎机的能力,那我就好好的把人家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你就已经成功了。”按照这个理念,老卢试着做了第一集,没想到作品一下大火,播放量甚至突破百万。但是在作品一下大火,有妖气开始长期规划,作品前景一片大好的时候,老卢保持冷静,希望分析出大火背后的原因。

老卢:我是精神上的富二代

    “我觉得《冷笑话》这种火现在还在虚火当中,他火成这样,是因为中国还没有过这样的东西,他突然出现了,不管骂也好赞也好,人们的目光一下集中到他身上,只是因为他没出现过。但是随着他这种模式越来越多,《冷》确实会有他固定观众群,但他的固定观众群有多少,必须要等到虚火过去才知道,就是每个月不管做成什么样他都会去看的人,不管是一百万还是两百万,我们不清楚。所以这个时候我就想保持冷静,火有他的理由,但是绝对不是那种马后炮的人在说的,饥饿营销。”

    对于老卢来说,《冷笑话》才是他实质上登上的第一座“岛屿”。这部作品实现了老卢对漫画改编动画的理想与愿望,但老卢自己也说,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就不会停在原地,而要开始下一段旅程了。

下一个规划:最终目标是奥斯卡

    对于人生的下一段规划,老卢说是整个电影。动画也好,微电影也好,都是电影的一部分,都是在用画面和声音讲故事。老卢想拍的片子,是大家都能在其中找到快乐感的片子,是快乐的源泉。因为电影对于老卢来说是一个挑战,所以会花时间、花精力去做,也因此,老卢对电影会产生更多的情感。从这个角度来说,老卢甚至认为他对于《尸兄》是没有太多情感的。因为《尸兄》中用到的技巧,对于老卢来说顺手拈来,“就像超级赛亚人3之后的孙悟空遇到弗利萨”,没有实验与挑战的成分,中规中矩。我想这也是老卢在采访过程中多次提到的“岛屿”对于他人生的意义吧。

老卢:我是精神上的富二代

    而对于自己想做的电影,老卢说自己只是按照日本的模式玩了一把,自己最喜欢的表达方式,就是电影。未来自己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导演:“我是脑残粉,更多的时候我是一个观众,我不是一个导演,我会说我想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东西,这是推动我做成一个导演的最大的动力。就是当我看到一个东西我不满意,我说作为一个观众你这个东西还不够……这个是我最想要的,这是推动我成为一个导演的推动力”。

结束语:我不是天才,我是将才

    “我不认为我是天才,我是一个典型的将才,就是很多人在想要做动画的时候,都会说我想要做宫崎骏啊,想到的都是这种类型的人物,我要做斯皮尔伯格我要做宫崎骏,但我从来都觉得我最喜欢做别人高铁讯,因为我觉高铁讯不像别人,高铁讯是个天才,他的东西出来之后就是好看,就完事了。”

    而对于理想中的未来,老卢是这样描述的“理想中的未来就是,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接替我和李姝洁,继续往下做。然后我们两个,不知道,到下一个岛屿去,不知道下一个岛屿是什么,这才是冒险最有意思的一个事情,但是最终是奥斯卡在等我就ok了。”虽然还不知道下一个岛屿是什么,但踏上全新的旅途,想想就是很让人心动的事情吧。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 @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橙子卢恒宇设计涛涛制作凜之弓监制李筱婷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