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背:我就是喜欢画画

黑背,本名张元英,中国著名原创漫画家。07年黑背根据被恶意拖欠稿费的真实生活经历为原型,创作了《黑背日记》,从此奠定了其绘本漫画的风格,成为受到很多人追捧的中国漫画家。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就是喜欢画画”这句话被反复提及,这样简单的一句话,也许就是黑背始终无法放弃漫画的原因吧。[查看全文]

分享到:

我是个叛逆的小孩儿

     黑背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由于父亲是一名高中教师,所以黑背的童年是在高中学校中度过的。在黑背的亲人中,并没有从事与画画相关工作的人,而黑背在画画方面的“启蒙”却着实源自于一起偶然的事件——

     “那时候还没上学,大概4、5岁的样子,有一天我妈妈在做饭然后我就在旁边闹她。我们当时是在一个高中里面住,不远处有个老师拿着个红色的笔在画黑板画……我妈就哄我说:‘去看人画画去’然后我就去看那个老师画画。他当时画的大概是那种迪士尼的风格,当时觉得很好玩儿,简单的几笔一个老鼠或者一个人物就出来了。然后我就回家拿来纸和笔,趴在黑板报那边就开始学着画。就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上画画了。”

黑背:我就是喜欢画画

     因为这次陌生人带来的“偶然事件”,黑背突然发现了自己对于画画的热爱,从此深陷画笔的魅力中无法自拔……也因为这份对画画的执着与着迷,黑背做出了不少让父母担心的事儿,回想少年时期的故事,黑背自己也承认“我确实是个叛逆的小孩儿”。

     “我上初中的时候是让家里特别头疼的那种孩子。就是动不动拿着家里的钱就跑到郑州那边,然后用家里拿来的钱租房子,买家具,买各种漫画书和杂志,之后就在自己租的房子里画漫画、给各种杂志投稿。高中的时候有几个投稿出版了。当时的稿费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也是不算小的数目了,然后就自己又开始决定不要上学了。就拿纸板什么的把我房间的窗户都糊上,让房间里特别暗,然后就一直画。后来家里就没办法把我送到国外,白俄罗斯,出去留学学语言。但是我那时候18岁左右,送出国了没人管了就更不听话,就一直趴在桌上画画。然后暑假回家的时候我就说我不去了,打死都不去了。就跟家里交涉,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笑)。所以高考的时候家里就感觉放弃了,直接给我报美院了。所以现在家里人会觉得我还挺沉稳的,我就说是小时候没事儿就出去跑跑出来的。所以虽然说这个事儿是做的不太对,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挺大一笔财富的。如果没有这些经历的话可能其他题材我也就画不出来了。”

黑背:我就是喜欢画画

     少年时期的种种叛逆事件让黑背的父母看到了黑背对于漫画的执着,高考的时候为黑背报考了国家八大美院之一的湖北美院。在当时甚至连漫画专业都没有成立的年代里,艺术院校在老百姓心里是那么的神秘且高不可攀。黑背坚持了自己的方向,并成为了他所在的学校建校以来第一个考上美院的学生,成为了湖北美院动画专业的首届学生。不过即便是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的现在,黑背说自己还是没能完全说服父母,他们对于黑背的漫画道路还是有很多的担忧和不认同。

家人的反对与支持

     “父母到今天了还是希望我能成为一名公务员。反正我妈现在还是一到公务员考试那个时间就给我打电话,说今年快考试了,你赶紧看看书什么的。(笑)我就说我不爱干这个。我就是个喜欢画画的人,喜欢这种更自由更单纯一些的环境。因为父母会不理解,他们总觉得画画不能保证安稳的生活。所以我就只能再去说服家里。”

     与父母总是对黑背的漫画道路感到担忧不同,黑背的妻子选择了表达爱的另一种方式——始终在黑背身后默默支持他成为一名漫画家。即便是在生活最为困难的时刻,这个漂亮文弱的姑娘也没有一句怨言,而是牵着黑背的手,共同在黑背梦想的道路上坚持着:

     “当时我们最穷的时候身上就剩下100多块钱。然后我老婆就说先别买别的了,赶紧先去买米。就是07年的时候因为拖欠稿费工作室做不下去的时候。我印象特别深刻,大概是7、8月份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天儿特别热嘛,我就穿一个小背心和大裤衩就下楼拿着100块钱就买米去了。(笑)现在想想就觉得也是因为工作室关闭了才有《黑背日记》的诞生嘛,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也是个好事儿。”

     “现在的话我老婆也是帮我很多。包括一些漫画的题材、创意或者笑点这些,她基本上都会帮我把关。比如我今天画了10张,画完之后到晚上给她看,她就会给我提一些建议。包括很多选题,都是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定下来的。因为我平时在家里话很少,一直在画画,基本上就是跟她聊天会出来很多创意点。”

黑背:我就是喜欢画画

     黑背的公司最好的时候有12个员工。可是因为出版社总是恶意拖欠稿费,员工在生活的压力下逐渐离开。于是黑背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那时的黑背甚至都没有时间画画,生活的压力让黑背每天都要出去追结账。拿回来的钱会先把员工的工资算清,所以那段时间里黑背是没有收入的。07年工作室因恶意拖欠稿费而被迫关闭。但即便是物质最为贫瘠的时候,黑背也没想过要去做其他工作:

     “其实我毕业以后刚刚到北京的时候找过几个公司去工作,但是发现没有办法去坚持自己的想法。我当时一个月的时间换了3份工作。后来我就跟我妈说‘我要当我自己的老板’。我爸后来跟我说当时允许我这样是想让我自己去栽栽跟头,然后乖乖回来考公务员(笑)。但其实我爸爸在我画画这条路上要更支持我一些。因为我爸是个高中老师,他对于我和我弟弟会以一种更加理性的方式来对待。但是我妈妈就是那种中国传统家长‘我为了你好,你要听我的’。但其实时代不一样了嘛。我就是很不喜欢去坐在办公室里工作,我就是喜欢画画。”

黑米是老师也是朋友

     黑米是支持黑背的朋友们一个统一的名字。对于黑背来说黑米当然是最要感谢的人,从某些角度来说,黑米与黑背是互帮互助的关系。因为有黑背,黑米们的生活才多了许多的乐趣;因为有黑米,黑背才逐渐知道如何成为一名职业漫画家——

     “公司解散以后收入来源就没有了,意志也挺消沉。后来也是为了撒气,就画了《黑背日记》。但当时就是随手勾出来的,没有想后来会怎样。当时画完了就挂到网上,没想到就挺受欢迎的,大家就反映说你这画的内容和风格挺有趣的。所以后来的《与性同行》也都是这种分享的模式。当时是没有收入的,从没想过要出书本。后来就是有黑米说大家都挺喜欢的你可以把作品印出来啊。当时我理解的就是要自己去找一个印刷厂付款让人家给我印出来,就说‘那太贵了’(笑)。后来就在网上搞了个预售,全额付款一个礼拜就有100本的数量了。然后就去印了100本结果很快就卖完了,就再去印。反正最后大概是出了有4、5百本吧。这就是《黑背日记》最初的版本,其实是在黑米的建议下才实现的。”

黑背:我就是喜欢画画

     因为从开始的默默无闻到现在有所成就的陪伴,黑米对于黑背来说是最信任的人。这种信任表现在黑背会听从黑米的建议修改自己的作品,也表现在黑背一次又一次主动与黑米的近距离接触:

     “我特别喜欢跟黑米近距离的交流。有时候签售结束了我都会请他们吃饭、唱歌。有很多黑米跟我都很熟了。有一次还挺好玩就是我无意中进了黑米的天津群,然后他们每周都有一个小聚会。我就说我也要去,就带着老婆过去了。结果那次聚会去了50多个人,就有点儿像小型见面会了(笑)。把吃饭的店的大厅包了一半下来。然后有一个黑米是纹了那种特别好看的纹身,当时还给我们看,而且因为黑米们都管我叫“老大”,所以就感觉很像那种不正当的聚会,大堂经理就拿着对讲机一直很警觉的看着我们,有不对马上要通知保安的样子(笑)。那次印象挺深刻的。所以跟黑米的交流很好玩儿而且会很有收获。”

花絮:那些有趣的小故事

Q:“黑背”名子的由来?

A:我媳妇儿就说我长得比她黑(笑),所以就叫“黑背”吧。等于我这个名字是我媳妇儿给我取的,就一直用到现在了。

Q:您的一些作品会有一些比较成人的因素,是否担心不太适合年龄较小的读者?

A:其实我的漫画就不是给小朋友看的(笑)是给大学生到为人父母之间这代人看的。但是我去签售的时候碰到的最小的读者是9岁。所以下面的计划就是不管读者的跨度有多大,我希望他们都能在我的作品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东西。

Q:工作量很大,有没有状态不好的时候?

A:有。这种情况我就会看电影。我比较喜欢那种类似《肖申克救赎》这种能有感悟的片子。不过基本上这种情况不会太多,我最快的时候7天画了一本书。那一周我和我助理基本就没出过门。每天晚上画完以后就要先活动腿,因为已经麻得不行了。(笑)

Q:画画的小癖好?

A:要有音乐。卡壳的时候把音乐关掉就自己静静的回忆之前的事儿,然后思考,画的时候再把音乐打开。

Q:您对于漫画的终极理想?

A:我好像没什么野心。现在就是想一步一步做好该做的事。就想把黑背的品牌做的更好一些。

黑背:我就是喜欢画画

结束语

    ——漫画对您来说是什么?

    ——我觉得漫画现在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我的大半条命吧。就是其他的我都可以没有,但是漫画不能没有。我就是喜欢画画,会一直继续下去的。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 @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橙子黑背设计涛涛制作toby监制李筱婷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