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东:修的梦想家(中)

    陈维东,69年生人,中国著名动漫企业家、理论家。从事漫画理论研究、漫画创作及产业经营20年,策划编创漫画作品500余册。他是中国动漫行业的领军者,有企业家的魄力,也有哲人的智慧。自06年捞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后,在同行们眼中他近些年颇为意气风发功成志满,但是直到今天他却依旧励志当一名心智的苦修僧与传播者。[查看全文]

分享到:

又一次创业,神界初露锋芒

    “在遥远的童年我有很多梦想,在梦想的伴随下慢慢长大。后来心智开启受到某种诱惑,渴望变成成功的人,变成让别人欣赏的人,变成自己能够驾驭自己的人,变成能够按照自己价值观和世界观生活的人。于是开始了奔跑,一跑不觉间二十几年过去,有一天突然在别人的目光中反射出你似乎成功了,惶恐中反思自己,发现又回到了起点——老男人的幼稚纯真年代——思考“生”之为何?”

    他在别人眼里是成功的,但是他却时常处在极度的困顿中: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在干些什么事情?我们还要不要再继续?这样的继续真的有意义吗?他边问边答,但这些问题的答案充满了无奈。现在让我们沿着他思惑的痕迹来观察一个老男人或很真或很假的心……

    困惑二:人生就是赌博,赌赢了又如何?

修的梦想家(中)

    97年春,天气渐暖,陈维东剪去他喜欢的长发,换上老头鞋,穿上体恤衫,深深的呼吸后,准备再次踏上他追求梦想的征途。这一次他告诫自己:你不再是自以为是的艺术家,也不是传播思想的布道者,更不是什么想创造世界的神。只是一个怀揣着2000元钱渴望靠漫画稿费生存的初级作者,一个连漫画网点纸和沾水笔都不知为何物的菜鸟级作者。

    “95年创办广告公司漫画部时的赵琳、华子被我再次找来,他们又介绍了一个很有漫画天分和才气的作者尚校加入。我咬牙租了间每月280元房租的破旧独单民居,楼洞任何时间都是昏暗一片,稍不留神不是摸到一手黑乎乎的蜂窝煤就是抓着一把腐烂的白菜叶。卫生间的臭气挥之不去,屋子里没有任何东西。我和尚校骑车看见马路边有人处理破旧办公桌,我们花50元买了6张桌子,心花怒放。我很欣赏自己这时务实的心态,因为之前我借钱办广告公司时,为了有良好的办公环境,居然花三分之一的总资金买了很好的办公桌椅和地毯,公司倒闭时心灰意冷将全套设备随手送人了。后来想想我厌恶自己那时对钱的随意和不尊重。97年的盛夏,在闷热的西照小屋里我们几乎赤裸着伏案画画,房间贯穿着很多尼龙绳,悬挂着从地摊上5元一个买来的塑料吊扇,好似越战中美军的战斗直升机群一般。那时我们每天都很快乐,虽然每顿只吃着3元钱的路边盒饭。”这是一种有趣的对比,当时包括陈维东在内的所有神界初创成员,都想象不到在18年后的今天,神界会成为中国最大的原创漫画企业。

修的梦想家(中)

    “第三次起航,我已想清楚自己需要扮演的角色了,我不是真正漫画爱好者。我将自己定位为一部漫画作品的灵魂创造者、一部漫画的整体驾驭者和推广者。那时我负责作品的原始策划、编剧、绘画风格、造型乃至画面分镜、构图的审核和决策,还包括一部漫画作品的投资、创作管理、宣传营销和出版授权——我是一部漫画作品的头颅、大脑和脊椎。我需要寻找到符合我的理念、审美的创作者和配合者。恰恰是我这个门外汉的武断和强势,也让很多既希望到神界工作又希望能独立创作的作者难以接受。97年,中国原创漫画作者基本上都还是个人化创作,杂志社在刊载我们的作品时也不知如何定义我的工作性质,我就编了一个新名词:编创。今天漫画“编创”已经成为中国漫画公司或工作室老板性质的创作者的共用称呼。”

    “因为是门外汉我不得不大量采用先秦文化的精髓之一:谋略、策略,再加上在广告公司那一年学到的营销策划能力。于是在神界工作室发展初期我采用了三个策略。策略1:要鹤立鸡群、农村包围城市、广撒网,追求重叠式的命中率。97年我们还是漫画初学者时,姚非拉、颜开、胡蓉、赵佳、聂俊等他们已是重点漫画刊物《北京卡通》《少年漫画》《科普画王》中很知名的漫画作者了。我们稚嫩的漫画作品很难被这些杂志看中,所以我决定先放弃追求和一线漫画期刊的合作,集中转战二线漫画期刊。我一口气策划了6部各类题材风格的漫画故事构架,每部作品都只画10页样稿和人物造型设定,再认真编写了作品体例说明书,同时复印了十份分别寄给十家非知名漫画杂志社。半个月后有四家杂志社采用了我们的方案,还有一家杂志社约我们创作当时秦文君的畅销儿童文学《男生贾里》。策略2:避己之短、扬己所长、蓄势爆发。那时姚非拉的《梦里人》、赵佳的《黑血》、颜开的《雪椰》很受读者欢迎,我思考如何能让神界引起各漫画杂志社和读者的注意?于是我管父亲在天津的新疆知青朋友借了3万元钱买了两台486电脑,让王鹏和尚校精心绘制了30余页电脑上色的彩色插画。那时鲜有漫画作者能想到还能用电脑做彩色插画。插画完成后送给《北京卡通》等所有的一线漫画杂志看,他们很喜欢并且愿意支付的稿酬也比故事漫画高出两三倍。当有五六家漫画杂志都决定采用我们的插画时,我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每家杂志都必须在4、5月的刊物上刊登我们的作品,如果能同意,我可以降低稿费。到了4、5月漫画杂志上市时,所有的编辑、主编、作者和读者突然发现神界漫画工作室的名字登上了所有杂志,我们几乎是一夜之间成为了知名漫画创作团队。那时我们心里真是有初战告捷的欣喜得意之感。因为一时得到各漫画杂志社的垂青,我们的连载作品也多了起来。98年底时的神界已是‘北有神界、南有金虹’的知名漫画工作室了。策略3:饭要一口一口吃,问题要一个一个解决。我一再说我不是漫画发烧友,我是带着毕生的理想抱负屈就到漫画行业的,我不会被初战告捷的喜悦冲昏头脑。当时目标很简单:借用漫画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语言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播到全世界,让全世界的人民沐浴在中国文化的光辉中。但是,98年我依旧觉得漫画是一团迷雾,没有办法触摸到它。那时我给自己定了两个五年计划,每年集中所有的力量解决一个关键的大问题,十年解决十个大问题。”

    “98年底,对神界后十年发展很重要的两位作者梁小龙和彭超陆续来到天津。小龙一度被神界当时的窘境吓住了,我那时没有钱,只能请他喝一元一瓶的可口可乐。我们俩盘腿坐在马路边杂乱的草丛里,我告诉他:给我十年的时间,审时度势谋定天下,我们一定会成为中国漫画的王者。我为自己定了清晰的战略:第一先解决生存吃饭问题、第二解决队伍问题、第三解决创作技术与生产流程发展模式问题、第四解决品牌知名度影响力问题、第五解决理论认识及盈利模式问题、第六创作出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作品、第七解决漫画与我的个人理想完美结合的问题……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对研究动漫的理论问题着迷、开始喜欢和别人昼夜不分地研究、分析、论证中国漫画的未来。”

不按常理出牌,公司成功转型

修的梦想家(中)

    “这个世界真的很奇怪,你不迷信都没办法。因为99年开始大量的漫画理论思考,了解了日本漫画、欧洲漫画、美国漫画的创作模式,但对香港黄玉郎先生的漫画创作模式最为好奇,我非常渴望学习香港漫画创作模式,那时的玉郎先生在我心目中还是神一般的人物,遥不可及。99年的中国原创漫画行业因简单学习模仿日本漫画模式与国内期刊、出版体制发生了严重的对撞,一大批漫画刊物开始休刊、停刊,中国漫画的第一个冬季就这样悄然无声地到来了。我也开始惶惶不可终日,神界面临着转型或关门的不利局面。哪知一个意外的约稿却让我们绝处逢生,并得以实验我两年来的所思所得。99年下半年,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找到我希望我们用3-4个月画完6本书,每本书168-180页。我当时惊的目瞪口呆,因为这时我们每个月每部作品最多只能完成24页画稿。三四个月画完1000页稿子完全是天方夜谭。”

修的梦想家(中)

    奇迹都是偶然的,为了能够把如此巨大的创作量完成,陈维东开始尝试类似香港漫画的创作模式,“我把漫画像生产汽车一样完全分解到一条生产线上,一个人做编剧分镜,一个人按分镜画草稿,再由一个人负责画脸,两个人负责画衣服,两个人画背景,两个人画墨线,两个人做电脑效果,一个人做后期编辑,这样就可以提高漫画的效率和规模。”就这样,每个成员只需要专心完成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终于在12月的最后一天,奇迹发生了,1000余页的稿子画完了。“这一部作品后来居然获得了当年的三个国家大奖:5155工程奖、科普丛书一等奖和国家图书奖。我们拿到了奖,也挣到了10万元稿费,原来理论真的是可以指导实践的。于是我决定把神界推向了这个模式。”其后的两年,按照这种模式,神界积攒了原始发展资金。

    2001年他们又陆续接了几批美国漫画的生意,贷款买了一套三室一厅做漫画工作室,至此,神界似乎走上了平稳的发展之路,但是,没想到一系列更大的波折却在等待着陈维东和他的团队……

绝望,第一次有了自杀的念头

    或许是出生大漠西北的缘故,陈维东的性格比较急躁,事情不马上做就会寝食难安。就是这样的“急躁”让他在很多事情上占尽先机。

    “我这个人只要有点小成功,马上就会得意忘形,就会兴奋地尝试下一个新鲜事情,让自己和整个团队都疲惫不堪。2001年我们刚把规模化流水线的漫画创作模式磨合的熟练一点,手里也有了十几万元的积蓄,我就想着如何把这个生产线试验到更有社会震撼力传播力的大事情上去。我那时有个比较极端想法:希望全世界人民都沐浴在中国文化的光辉之下。同时如果能确保这样的规模,采用全新的三位一体授权模式,在经济投入与产出上也会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大赚外国人一笔。2002年,我和彭超尝试用流水线画了一本《西游记》,感觉还不错,最终促使我下定决心用流水线模式来画《四大名著》漫画版。”

    “当时年轻的我把这件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乐观,预计《四大名著》漫画版120册书四条流水线同时启动,两三年内可以画完,那时国内出版社支付图书的稿费一般是80-100元/页,预计总资金投入几十万就够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时候真可笑,因为在2010年《四大名著》漫画版完结后,我计算了一下,总共付出高达450万元成本,和8年时间的艰辛。我与漫画的‘缘’也几乎消耗殆尽,身心俱废。”

修的梦想家(中)

    “2002年到2005年的三年时间是我人生苦难史的精华版,各种不可思议事件密集爆发。《四大名著》漫画版的宏大计划得到北京一家著名出版社社长的支持,他们决定接受《四大名著》漫画的出版发行,并答应预付我30万元稿酬。我回到天津便马上开始扩充团队,同时向好友金城借钱租了一栋楼展开装修、购置设备。悲剧的是,合同即将签署前一周, ‘非典’爆发了。我急切地期盼拿到预付稿酬。但是非典后全国图书市场一片凋零,出版社临时取消出版计划,答应我的预付款也烟消云散。”

修的梦想家(中)

    “也是在那一年,新疆家中的父亲突然被查出肺癌,医生建议保守治疗。想到98年上学离家后就再未回新疆照顾过父母,我深感愧疚,接父亲来天津做肺部切除手术以争取一丝机会。我最怕去医院看到患者绝望无助的眼神,但在父亲做手术住院的几个月里,我目睹了各色绝症患者,看见太多生死边缘绝望与不舍的眼神。父亲手术前象孩子样拉着我们的手哭了,我能读懂那种哭泣和眼神最真切的含义。这一年,我彻底觉醒和顿悟了。离开医院后我不再相信我所看见的一切。我又开始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写诗与自己的灵魂对话。”

    “一天,我从医院回到宾馆房间,突然看到电视中正在播报中东巴以战争以及汽车人肉炸弹,画面极度血腥。我像是突然被抽走了灵魂一样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第一次有了想跳楼自杀的念头,我完全被一种不可摆脱、不可控的恐怖情绪缠绕住,手抖着打电话给爱人不停地告诉她‘跟我说话、跟我说话、跟我说话、不要挂电话……’爱人吓坏了,在电话另一头使劲地哭,大概过了30分钟,这个奇怪的感觉慢慢离去了。这几个月的经历让我开始怀疑自己所有的社会化理想和事业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修的梦想家(中)

    因接连变故,作品又找不到出版社,神界公司近一年都发不出工资,30余位员工都生活很困难。陈维东又复制97年那招,把《四大名著》分别给各省的少儿社、美术社寄去。没想到湖北少儿出版社社长看了稿子后很欣赏他们的文化理想,尤其在了解了他们的经济窘境后,他们决定邀请神界创作《1001夜》漫画。并将3000页稿子的24万元稿费一次性预付给神界帮助陈维东解决生存危机。陈维东至今都非常感激湖北少儿社与当时的胡社长,为了回报湖北少儿社的赏识与帮助,他将《西游记》和《水浒传》的漫画创作临时停止了几个月,将所有人都抽调过来集中精力创作《1001夜》漫画。7个月的昼夜加班,拼到年底时陈维东已经感到身体极度不适, 2004年1月《1001夜》稿子如期交给了出版社。

卖出版权代理,人生迎来大成功

修的梦想家(中)

    2004年,陈维东在北京认识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韩国人韩帧禄。“2004年1月份,我遇到了韩国剑桥出版社社长韩帧禄,那时,他还不会中文,通过翻译我跟他聊我热爱的中国传统文化和我的理想,请他来天津教他中国茶文化和茶礼,他非常开心。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我请他喝茶他请我喝酒虽然我已戒酒10年。由于他很看好我们的作品想做尝试,于是按中国稿费80元人民币一页的价格,将《西游记》漫画引入韩国。”

    “由于长期加班,我的身体支撑不住终于倒下了。医院查出是糖尿病,并且比较严重必须住院。我悄悄溜出医院,把公司几个主笔和中层管理人员叫到公司,让大家做好公司倒闭的思想准备。我告诉大家自己以前有冲天的理想抱负,准备盖100层的楼房所以才会带领大家去挖100层的地基。今天,我放弃了远大的理想,想及时行乐过最昏庸麻木的后半生了,如果继续干,现在已经挖好的地基足以盖50层的大楼,但是,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坚持继续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彻底反思人生。于是就和爱人去了江南。”

修的梦想家(中)

    “05年春节前的江南很冷,天一直在下雨,在西塘的一个小民居客栈里,我和我爱人都发高烧。大年30夜里,我们买了三包方便面躺在各自床上,裹着两层厚厚的被子,听着外面的鞭炮声,看着电视里的春晚,床头地上撂了一地的鼻涕纸,那一时刻的心境令我心酸极了。”于是,陈维东决定春节回到天津就关掉漫画公司,继续走他10年前的老路:找工作、养身体、画油画、写小说。

    人生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奇迹总是出现在崩溃的边缘。“大年初七我们在上海准备坐火车回天津时,一个‘神’一样的电话打来:韩帧禄打电话拜年。他在韩国找了位美女中文私人老师学了一年的汉语,在电话里他给我秀他最新学习的中文拜年,却听我在电话里感慨地告诉他:‘我回天津后可能不做漫画公司了’。他非常惊讶和焦急一再说‘陈先生你一定不要着急,一定不要乱作决定,你等我,我明天就到天津!’第二天,他果然飞到了天津。我感慨地给他讲我人生的理想和放弃的理由:虽然我对传统文化挖掘和推广很有信心,但是目前中国的大环境不成熟我也非常无奈。我也把我曾经假想的漫画产业商业模式充分阐述给他。”

    “他听完我讲完这这一切,韩帧禄说:陈先生,你的理想很好一定会实现,你只需要坚持投入工作同时休养身体。你缺的只是钱,我可以在韩国贷款帮助你。你把《四大名著》的全球版权经营权交给我吧。他问我假如《四大名著》按照你最理想的状态创作完并完成全世界的推广,能创造多大的经济价值?我说至少4000万,他很吃惊。韩帧禄沉思了十几分钟后伸一个手指头,1000万,他先回韩国去银行贷款,用1000万人民币的最低金额来保障神界。时至今日我都认为那是个天方夜谭:只用一个小时喝茶谈心,就商定下1000万元的买卖。回到韩国没超过一个月,韩帧禄就通过天津外汇管理局给我支付了300万人民币。直到手续完成了,我依然还不确定这样神奇的事情会发生。在我悲催的奋斗史里,这样的故事发生的太戏剧化了……”

    就这样,陈维东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四大名著漫画版的国际授权费用1000万元,这个消息很快震撼了当时的中国新闻媒体界、中国出版界、中国原创动漫界。

未完待续

修的梦想家(中)

    人生是一幅画,一段情,一个故事,一场旅程,生命没有回头场,每一天都在有始有终的演绎,或精彩或平淡,或浪漫或平实,几近曲折几近坎坷,有欢笑也有离愁,有成功也有失败。

下期预告

    成功之后的失落,是否回归本心

    ......“当时我有暴发户心态,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买了三套房,买了辆50万的车,想让别人看看成功的感觉,我觉得要把别人震撼住。“......"而今年我花100万把公司的几位高层送到清华北大学习经营管理,感觉这钱花的太值了"......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图/文澜火设计小涛子制作toby监制李筱婷出品人马自军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