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东:修的梦想家(下)

    陈维东,69年生人,中国著名动漫企业家、理论家。从事漫画理论研究、漫画创作及产业经营20年,策划编创漫画作品500余册。他是中国动漫行业的领军者,有企业家的魄力,也有哲人的智慧。自06年捞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后,在同行们眼中他近些年颇为意气风发功成志满,但是直到今天他却依旧励志当一名心智的苦修僧与传播者。[查看全文]

分享到:

瞬间膨胀,给漫画家买房配车

    “在遥远的童年我有很多梦想,在梦想的伴随下慢慢长大。后来心智开启受到某种诱惑,渴望变成成功的人,变成让别人欣赏的人,变成自己能够驾驭自己的人,变成能够按照自己价值观和世界观生活的人。于是开始了奔跑,一跑不觉间二十几年过去,有一天突然在别人的目光中反射出你似乎成功了,惶恐中反思自己,发现又回到了起点——老男人的幼稚纯真年代——思考“生”之为何?”

    他在别人眼里是成功的,但是他却时常处在极度的困顿中:我们在哪里?我们要到哪里去?我们在干些什么事情?我们还要不要再继续?这样的继续真的有意义吗?他边问边答,但这些问题的答案充满了无奈。现在让我们沿着他思惑的痕迹来观察一个老男人或很真或很假的心……

    困惑三:成功之后的失落,是否回归本心?

修的梦想家(下)

    2006年,陈维东捞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1000万元的国际版权授权费用。 “突然挣到这么多钱,瞬间我就有了一种想宣泄张扬的心态——因为《四大名著》漫画项目启动的时候非常艰难,很多人并不看好,甚至还有作者画漫画讽刺说我们做既无能且无聊的事情,将我们引以为豪的流程化创作说成是制造工业垃圾。而此时我心里很想用一种特殊方式让所有人目瞪口呆。于是我拿到这笔钱之后几个月都没有对外公布消息,而是精心等待一个释放爆炸性信息的机会。7月中旬,我被邀请参加一个动漫高峰论坛并发表演讲,我决定选这个时机扔出这个‘炸弹’。当我在讲台上宣布‘我们的《四大名著》漫画版版权刚刚以八位数授权得到了国际经营权’的时候,,台下一片哗然,那一刻我的心理的确非常得意。第二天,北青报、新华社、中国新闻社、北京晚报等十几家媒体都争相发布报道,漫画界和出版界都很震惊,但很多人并不相信,甚至认为是神界在人为炒作。当然我也不做过多解释。”

    “神界公司的漫画作者梁小龙、彭超、阿尤在艰苦的条件下跟我干了四、五年,非常辛苦。我很欣赏他们也非常感激他们,在人生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时,我几乎天天在谋划怎么把第一笔资金使用出最大价值和效果。我非常想激励三位主笔,同时想让他们感动一把,想以此长久挽留他们在神界工作。我悄悄贷款买了三套房子,每套房子总价值是60万,首付了20万元。一天我带着他们几个人去工地看规划,他们感叹说这个小区规划太棒了。我指着模型中的一栋20层高的楼说一年以后其中的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你们来住。当时他们笑哈哈说陈老师你又开玩笑,直到我把贷款购房合同给他们看时,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2006年夏,天津神界漫画公司漫画作品《四大名著》国际授权费高达1000万,同时公司为旗下三位坚持民族原创漫画的漫画家购置房屋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轰动,对整个中国动漫界、新闻出版界造成重大冲击。“甚至当时有很多漫画公司、动画公司的朋友打电话来说你这样做不对,你在破坏行业游戏规则。这件事在当时的确达到了我想给业界撂炸弹的效果。我这样做,其实就是被压抑得太久之后的一种扭曲心态。也的确有朋友告诫我说,维东你要注意了,你有点穷人乍富,暴发户的心态。”

    “后来,我还打算以公司的名义给他们配车。他们一起找我说:‘陈老师,房子的事情我们不知道,您玩就玩了,但车的事情您别再这么玩了,还是给我们来点实惠的,把车转换成我们的实际收入吧。’虽然我有些不悦,但‘既然大家这么说,车先不买了,大家提高待遇,我自己买车。’”

修的梦想家(下)

    确实,当时陈维东太想证明自己的成功了。“那时我确实有一点暴发户心态,想让别人都知道我们虽然很艰苦但是我们真的挣了很多钱。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贷款买了三套房,又买了辆近50万的车,就是想让别人看到我们成功被震撼一把。这些想法今天看来真的是很可笑,但是在那些年确实就是这样想的,拿到车之后我决定把全国动漫界名人都拜访一圈,展开动漫的社会交流活动,开始向那些优秀的企业学习经营管理。于是我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开车全国云游拜访了几十位业界名人,也结交了很多新朋友。”

打入日本市场出口转内销

修的梦想家(下)

    “在2005年下半年密集的媒体报道宣传后,神界在行业内已经是很响亮的一个‘名词’了。我们完成《水浒传》的消息一公布,日本凸版印刷公司就找到我们,于是我又介绍韩帧禄跟他们相识,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合作意向。2006年6月,《水浒传》在日本悄然出版上市。8月底,我和同事一起精心谋划准备再‘撂一次炸弹’。第一,中国漫画被日本漫画压抑了这么多年,各界均抑郁太久了,这个时候如果把这个消息爆出来,一定会让整个中国漫画界,甚至让整个中国出版界都为之一振。第二,日本是一个对外封闭最难打进去的强势动漫市场,中国原创漫画打进日本市场的消息一定会极大地刺激新闻媒体界。”最具中国文化代表性的《四大名著》漫画作为中国首部打入日本市场的原创漫画作品,对于中国动漫界而言的确是个里程碑式的大事件。多年来,中国原创漫画被日本漫画压制,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日本漫画作品,因此,《水浒传》打入日本,其震撼程度是可想而知的。当时各大报纸基本都在报道神界的消息,“我的手机都被打爆了,中央电视台的《财富故事会》,天津台的《中国纪录片》新华社等很多电视与报纸媒体争相给我做专访。”这件事情无疑让陈维东的心理又一次膨胀,因为他做到了很多漫画人几十年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

享受成功:举办陈维东私人酒会

修的梦想家(下)

    “06年夏,北京天视全景的王宁经人介绍来找我,他认识很多法国出版社和漫画家,他们准备在北京搞一个法国漫画展。那天我们聊的很坦诚,我帮他出主意怎么搞展览,同时建议他当经纪人把中国原创输往法国。在王宁举办法国画展的10月,我想借此搞个中国动漫精英百人的陈维东私人沙龙酒会。”

    “这时的我口袋已经小有点钱,已经敢一晚上花2万元包一个酒吧供100人聚会了,这在05年以前穷困潦倒时是完全不可想象的。法国漫画展期间我让王宁把这些法国漫画大师和法国漫画出版社的人邀请到我的酒会来,我又迅速发短信打电话邀请动漫业界著名人士,我的语言很恳切真诚,我真心希望把我所有欣赏的动漫界圈中好友介绍给彼此认识,以此让动漫界的社会活动活跃起来。酒会当天,全国各地动漫界的朋友们都是自费坐飞机赶到北京来参加我的私人酒会。我把所有被邀请的朋友姓名、工作单位、职务、电话打印了一百份,人手一份,每个人拿到这张难得的中国动漫界精英人士的联络单子后都很开心。当天晚上我非常真诚地用了一个小时把名单上的嘉宾好友一一介绍给大家,方便大家相互认识。并表达了我对每一位前辈和朋友的敬意。”这次动漫圈独特的私人沙龙酒会让所有人都了解了陈维东的朋友圈和他强大的社会活动能量,了解了他的业界资源,也奠定了他今后在业界的地位。

修的梦想家(下)

    “06年这一年我非常活跃,由于过多的社会活动,放松了公司内部管理和与主要作者间的交流,也导致神界公司内部出了很多问题,作者心态浮动,还有人觉得以前大家一起吃苦,现在陈维东变得这么牛,心理上有了距离,各种以前没有想到的问题没有经历的事情扑面而来,让我心力交瘁。一些同行公司也乘机或明或暗地挖走我们一些人,这让我觉得有些失落。同时也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自负,越来越听不进劝诫和建议,只希望所有的人都跟着我勇敢无畏地向前冲,一定要做中国最优秀的漫画公司,如果谁看不上我,谁认为我是错的,我就一定靠我的努力证明给他看是他错了。”

回忆起自己那段自负的时光,陈维东现在觉得当时很可笑。“我现在去外面谈及此事,总是强调我们只是运气好一点。其实这所有的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看开了,想透了,才最终促使我踏下心来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后来我们持续的创作如期完成,达到了很高品质,安徽出版社再版《三国演义》的时候又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很多记者写内参都写了好几回,韩桢禄连续推了好几版国际版本,日文、法文、韩文、泰文版这些版本都是真金白银买的。为了开创中国漫画,打败日本漫画,我创立了“新中国漫画十定律”的中式漫画理论体系,又协助漫友创办了中式漫画期刊《漫画世界》和协助知音集团创办了《知音漫客》杂志。尤其是和李靖一起通过《知音漫画》这本奇特的漫画刊物,让《新中国漫画》理论体系获得巨大成功。那时候我很有‘创世’的理想和疯狂冲动,想做很多轰轰烈烈的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或许是因为那时年轻的缘故,所以做了很多只有年轻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今天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年狂妄的心态。累了,心也有些伤了,身体也愈来愈差,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有意义的,人早晚都要死,世界早晚都要消失,透悟之后发现做这些事情已经没有了年轻时遐想的意义。”

成功之后的失落,是否回归本心?

修的梦想家(下)

    “09年,有件我几乎没有向他人说起的事情。入秋前,漫友与文化部有个西藏的捐助活动,邀请我一同前去。刚到的第一天夜里高原反应非常大,痛不欲生整夜未眠。第二夜,头痛稍好无法入睡,独自一人搬椅子坐在落地窗前在黑暗中俯视清冷无人的街道,我开始了一次人生的全面回忆。从童年到青年,从离开新疆到落脚北京,从放弃油画到开创漫画工作室,从落魄到成功,从自我到社会,从恐惧到顿悟,从现实到灵魂,我不停地一遍一遍地向自己的灵魂追问:你在哪里?你在哪里?终于问的自己在窗前失声痛哭起来,我开始懊悔自己的选择,懊悔自己的妥协,懊悔自己没有呵护好自己的灵魂。那晚我哭的很伤心、很放纵,哭了很久很久,在世界之巅,我开始缓缓的醒了过来,我很自责。天快亮时,我感觉自己坐在娑罗双树之间,凤凰涅槃。之后,我不再寻求向别人证明自己,不再向别人解释什么,坚定地按照自己的心的方向前行。从西藏回来后,在几乎不为人觉察的情况下使过去的我渐行渐远。那以后我很少再参加漫画作者笔会,慢慢开始回避媒体采访,不再和同行及漫画作者们争辩是非,开始大量出国考察交流,开始参加很多非动漫的社会活动,开始纵深研究文化产业发展模式,开始把以前的神界彻底推翻,构建全新的以经营管理为主的团队,开始将自己置身于茶室内反思品悟。我渴望去除浮华回到真我,不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了。”

修的梦想家(下)

    从2010年开始,陈维东开始经常给各级政府官员和动漫企业的经营者讲课,他有个理念:如果你想改变一个行业,首先就要改变这一领域的领导者。把这些人改变了,行业自然就改变了。这些年他做了很多默默无闻的工作,他把他对文化产业、动漫产业的见解逐渐输送到了政府和动漫企业家层面,也策划举办了很多国家级大型动漫展览与国际出访交流活动。陈维东打了个形象的比喻,他09年发现神界的本质问题,坚定地将09年的神界彻底推倒,10年开始重新打地基,11年开始构建骨架建楼,12年开始垒砖修建房屋,13年开始进行内部装修,14年开始进驻试运营,15年给大家看一个凤凰涅磐后全新的神界。虽然无法形象地感知了解陈维东所描绘的15年揭幕后的神界会是什么模样?但今天的神界已经发展成为旗下有两家漫画创作公司,一家数字新媒体公司,一家动漫创意文具公司,一家天津文创会展公司的集团型漫画产业化公司,企业员工100余人,年收入2000万左右。2011-2012年陈维东还花了100多万把公司的中高层人员送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专门深造学习经营管理,“这钱花的非常有价值,他们学习从观念上发生很大变化。让我真正看见了未来的神界,他们带回大量新鲜血液和新鲜思维,是他们改良了神界。”

    当一切都回归平静,陈维东的心里又陷入了新的困惑。

    “最初,我是一个不现实的浪漫的文学青年,以为自己能拯救世界,把自己假扮成救世主,完全没看明白路况就上路了。一路上发现仅靠能力是完全无法驾驭理想和目标的,凭着坚持,修定力,修理念,拒绝诱惑——其实这十八年有太多的诱惑也有太多的理由让我放弃,但是我之所以坚持至今,是因为我有个‘拒绝被牛牵走’的理论:人在奔向自己人生目标的过程中会发现很多小恩小惠诱惑你,如果是只‘羊’,力量没你大,你完全可以顺手牵羊牵走占个小便宜,但这种侥幸的小便宜你最好不要总占。万一有一天你看到一根绳子以为又是一只羊,一拉却牵出一头牛来,不小心没控制住牛被牛给牵走了,你的人生目标就失败了。这些年,我看见太多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动漫行业,一旦离开,对于动漫行业而言,他就是永远地‘死亡’了。09年后我总私下进山,到大自然里与自己的灵魂对话。十八年来,绕了一大圈,我突然开始困惑我今天做的事情对不对呢?到底有没有价值?奔波多年为社会做贡献重要呢,还是尊重自己的内心世界寻求自我个人的快乐更有价值?”

    “不觉中,我又进入了新的困惑期,一方面源于神界集团公司逐渐走出了09年以前的阴影,团队自己运转的越来越好让我有些失落感,当然他们也给我带来全新的机会,我是否应该重新调整方向去寻找我最初的目标?”

    “绕了一个圈,自从93年接触到漫画至今整整20年,占了我人生的一半时间,我希望能够多做一点,让我在动漫神界里自由翱翔。”

结束语:在纠结中坚持前行

修的梦想家(下)

    “风轻云淡,人世间原本如此!有我亦如此,无我亦如此,淡然一笑,自在心里!世缘、人缘原是命,小失有小得,大得亦有大失,得失不是有无,而是你能否有心智知解。倘一定须外力来解,只怕悔之晚矣!求内心所属,拒外心所求,随心力而为胜于滚滚红尘随波逐流!炉香渺渺是自在随形,旦不见角折锐刺,自有大道。”这是陈维东最近的感悟。

本期嘉宾

联系《画语者》栏目组

  • 欢迎推荐有故事的动漫从业者和爱好者。
    电话:010-82155438
    微博:http://t.qq.com/lanhuo
    邮箱:aprilli@vip.qq.com
    转载请联系栏目组
    用微信看腾讯动漫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图/文澜火设计小涛子制作toby监制李筱婷出品人马自军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